客服热线
  • 邮政业务 11185
  • 邮储银行 95580
  • 速递物流 11183
  • 中邮保险 400-890-9999
  • 中邮证券 400-888-8005
  • 总经理信箱
  • 纪检组长信箱
新华每日电讯:生命定格在深山邮路上的“狗不叫”扶贫干部
2020-05-13   

     连续九天不舍昼夜奔波在武陵山区,下乡调研行程超过2000公里,连开十余场夜间工作会议……这些画面,完成了湖南邮政干部尹定峰最后一块人生拼图。

  2019年11月,中国邮政集团公司张家界市分公司党委书记、总经理尹定峰下乡期间突发心梗,因公殉职。

  41岁的他,在艰苦地区扎根多年。努力消除深山邮政“盲点”,奋斗在脱贫攻坚一线……尹定峰把自己的一生,定格在了深山邮路上。

 

打通深山“邮路”

  地处连片特困地区武陵山片区的张家界,奇峰秀水,美不胜收,但产业基础薄、基础设施落后。

  过去,在湖南邮路版图上,张家界有60多个“空白乡镇”。这些偏远乡镇地处山区,没有邮政自有网点,这意味着当地老百姓收寄信件、储蓄、取包裹等十分不便,且价格昂贵。

  2017年7月,39岁的尹定峰被选派到中国邮政张家界市分公司主持工作。在邮政系统,张家界是湖南最困难的地区之一,经济落后、交通闭塞;同时,一些历史原因导致分公司负债很高,“尹定峰是临危受命”,湖南省邮政公司副总经理黄绍湘说。

  分公司驾驶员杨猛记得,上任那年,尹定峰一忙完手头工作就叫上他一起去山区调研走访。“每天下班后出发,哪里落后就往哪里去,晚上11点多才回来。”

  两年多时间,尹定峰跑遍张家界300个行政村,行车9万多公里。在他对口联系的慈利县,这个“新来的一把手”能一一叫出16个邮政支局100多名一线职工、乡邮员的名字。

  为方便偏远落后山区的老百姓用邮,在张家界市分公司资金极其困难、负债压力很大的情况下,他毅然拨付资金在“空白乡镇”建网点站所,又出台补贴政策,鼓励干部职工去“空白乡镇”扎根。

  一些多年不通的“邮路”就这样打通了。偏远山区的老百姓终于能享受到畅通便捷的寄递、储蓄、报刊订阅等基础公共服务。

  许多次,村里召开邮政产品服务说明会,尹定峰会抄起话筒,一个箭步冲上讲台,给村民深入浅出地讲理财和防诈骗,教他们如何通过农村电商来发展产业,他还公布了自己的手机号,以便为群众答疑解惑。

  张家界市慈利县杉木桥镇邮政支局局长赵子林回忆,尹定峰总是叮嘱一线工作人员,“农村老百姓攒一些钱不容易,储蓄、理财服务一定要做扎实些,为他们谋福利”。

贫困户:“他是‘狗不叫’的好干部”

  张家界邮政分公司的许多人管尹定峰叫“月哥”——因为他一个月最多回家一次,把绝大多数周末和节假日留给了对口帮扶的桑植县四方溪村。

  从张家界市区到四方溪村,来回车程要六个多小时,坡陡路滑,许多地方路边就是峡谷深渊。这两年,仅档案有记录的,尹定峰就去了26次。

  尹定峰的大女儿12岁,小女儿4岁。妻子田栗说,这两年丈夫去贫困村的次数,比回长沙家里的次数还多。

  桑植县四方溪村深度贫困,是湖南省邮政公司的对口扶贫点。尹定峰通过走访发现,很多贫困户家里囤积着大量高山土豆,口感好却其貌不扬,又因交通不便、缺乏包装,卖不出好价钱。

  2018年夏天,他主动与村里对接,在四方溪村建起了邮政农村电商服务中心,带领员工们帮助老乡收土豆、打包、邮寄,囤积的土豆一下子卖光了。

  “现在村里187户贫困户,还有非贫困户,都靠这个平台卖东西,实现贫困户分红全覆盖。”村支书周波经常和尹定峰一起吃泡面当午餐,“他总说吃泡面最不耽误时间。张家界邮政分公司资金情况很拮据,但他每次来,都会自己掏腰包给贫困户买米买油。”

  “他是‘狗不叫’的好干部。”在贫困户刘本佑眼里,尹定峰就像亲人,隔三岔五就走动。通过多次走访,尹定峰下村入户早已不需要带路,对贫困户家底和脱贫进度能脱口而出。

 

“苦一点没关系”

  一个书柜,一张书桌,一摞摞工作笔记,这是尹定峰的办公室。他生前工作的中国邮政集团公司张家界市分公司条件简陋,狭小的院子里竖着一栋陈旧的办公楼。“他没有任何‘官架子’,工作中是战友,生活中是兄弟。”同事孔国祥回忆。

  为缩减单位开支,尹定峰带头取消了自己办公室的桶装饮用水,给每层楼安装了饮水器,就这一项,每年能节约出20万元经费。

  “我儿子总说‘如果你要我也要,那就搞不下去了,苦一点没关系’。”母亲彭晚秀说,有17年党龄的儿子始终以共产党员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。2002年,尹定峰背着母亲,主动申请赴西藏基层邮局支援工作。出身湖南邵阳农村的尹定峰,曾是湖南邮政系统最年轻的处级干部。“他是敢于担当的干部,没有私心。”黄绍湘说。

  近20年的工作中,加班是他的常态。田栗说,几年前尹定峰还在省公司工作,她经常给丈夫留饭到深夜,有时还得送饭到单位。“次数多了,门口的保安都问我是哪个快餐店的。”

  尹定峰几乎从未休过年假,只带妻子和两个女儿出游过一次。他去世后,田栗花了很长时间才找到一张全家福。“一年顶多在家住上十来天。每次回家总带着公文包,里面装的全是工作资料,一接电话,拎着包就走了。”

  2019年年底,尹定峰的追悼会在长沙举行。彭晚秀见到了从桑植县四方溪村驱车数百公里赶来的周波。

  周波握住她的手说:“我们村2063个村民都感谢您的儿子。等两个孩子长大了,欢迎她们去四方溪村看看,那是她们的父亲奋斗过的地方。”

新华每日电讯记者阮周围、袁汝婷、黄康懿